【最美一線職工】星光不問趕路人

發布日期:2021-07-09 信息來源:新聞中心 作者:巨風 字號:[ ] 分享

在高連琳十三年的一線項目經歷中,有甘,有苦;有磨礪,有成長。見證并記錄這一切的,是總結出的一項項技術經驗,是一張張工法證書。

走過一個又一個項目,那些生活上的艱苦,精神上的煎熬,當他走上項目經理的崗位時,都成為承受工作壓力的基石。

從此再無生活苦

2008年參加工作的高連琳,開啟職業生涯的第一站是天津濱海高新區道路與給排水工程,也是他參加工作后生活條件最艱苦的項目,以至于他后來無論走到哪個項目,都感覺生活條件很好。

項目營地原為養雞場,發生雞瘟后,又養過一段時間的羊,項目部澆筑了混凝土地面,粉刷墻壁后,作為員工宿舍。正逢夏季,每天晚上睡覺前,高連琳和大家一樣,全身噴滿花露水,帶著刺鼻的氣味入睡,第二天早晨全身仍然被蚊子咬得像“金錢豹”一樣。

包括項目領導在內,所有員工兩班倒,新員工排在夜班,高連琳自己也愿意上夜班的12個小時,因為白天蚊子少,攻擊性小。

高連琳在一份總結中這樣描述這個項目在他人生中的意義:“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項目,也是開啟我工作生涯的最重要的一步。” 艱苦的生活環境,對他后來的工作和生活態度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2009年元旦那天,高連琳到達貴廣鐵路項目,看著眼前干凈整齊帶空調的彩鋼板房,四個人一間的宿舍,高連琳感覺有點兒不真實,直感嘆“生活太幸福了”。沒想到更幸福的還有另外一件事,他們一批員工剛到項目,正好趕上項目發過節費,項目部給他們也發了1000元的過節費。

生活條件的改善,意料之外的過節費,項目領導溫暖的關懷,一個幸福的元旦,開啟了高連琳的2009年。工作和生活,都在他面前打開了全新的一頁。

迎接技術“跨欄賽”

成長是一場“跨欄賽”,只有跨越一個又一個難題設下的“欄”,才能不斷前行。

高連琳工作認真,在技術上還有點兒“較真”。他負責的混凝土拌合站地磅站完工后,獲得了業主和監理的一致好評。“高連琳負責施工的地磅站安裝一毫米不差”,聽到時任項目經理的劉建平向到工地檢查工作的公司領導這樣介紹他時,更加增強了高連琳干好工作的信心。

他負責實施的施工便道三個涵洞遠離施工區,不通電,用柴油發電機發電,每次施工任務結束后,要用裝載機把發電機拉回營地。

有一天下大雨,把發電機從工地運回營地時,因為發電機是用鋼絲繩掛在裝載機后鉤上,雨天路滑,裝載機上坡時速度不均勻,鋼絲繩經常脫鉤,高連琳在后面推著發電機,看到鋼絲繩脫鉤,他就再掛好,全身都淋得透濕。項目經理劉建平乘車從外面返回營地,看到雨中這一幕,非常感動,讓他上車,路上表揚他踏實肯干,鼓勵他保持自己認真工作的精神。

這一次表揚,這一次鼓勵,讓他找到了歸屬感,以后遇到再苦再難的事,都有了堅持下去的動力。

2010年貴廣鐵路項目開始施工后,高連琳任“四線連續梁掛籃法施工”工區副區長和項目工程部副主任,區長是有掛籃法施工經驗的谷兆普。

貴廣高鐵的四線定型連續梁是公司第一次實施掛籃法施工。谷兆普負責技術工作,高連琳負責施工,在邊學邊干的過程中,他發現鋼絞線張拉用拉力和伸張量互相校核,反復校對,效率不高。他在工作過程中自己總結編寫了校核程序,用一個數據去推算另一個數據,直接按數據施工,不用一項項重復計算,節省了施工時間,提高了效率,還由此結出了三篇關于掛籃法施工的技術論文和一項工法。

高連琳負責的工區中,墩身、承臺都是大方量混凝土澆筑,每次澆筑需要連續澆筑30個小時以上,最長一次連續澆筑兩天兩夜多。在貴廣鐵路項目的四年時間中,現場只要進行混凝土澆筑,他就盯在現場,困了就近在鋼筋廠或車上睡一會兒。

代表著“一元復始,萬象更新“的元旦,對高連琳有著特殊的紀念意義,他曾經三次在元旦這一天到達一個新成立的項目部。

2013年元旦,從青春懵懂的技術員成長為技術部主任的高連琳,離開貴廣鐵路到深圳地鐵項目七號線任龍井站技術負責人。

“深圳地鐵很煎熬”

高連琳所經歷的每一個項目,都有不同的心理感受,回想起在深圳的兩年時間,他發出深深的感嘆:“深圳地鐵很煎熬”。

到深圳地鐵七號線后,他擔任龍井站技術負責人。幾天后,圖紙還沒有熟悉透徹,負責人調走,他接任了站點負責人兼技術負責人。

過億元產值的龍井站,他帶著姜宸等四個大學生新員工組成了管理團隊,工作壓力比貴廣鐵路更高,難度更大。在貴廣鐵路,他只負責技術,而在龍井站,他不僅需要獨立承擔所有的管理工作,還要負責起引導四名新員工的成長。他說:“帶過我的領導們鼓勵了我,我也要鼓勵好他們。”

高連琳自己做工作仔細,教大學生的工作方法也仔細。他手把手教如何記錄施工日志,現場每天進多少臺設備、設備的工作狀態和工作時長、進場工人數量和工種等都要記錄清楚,為結算打下基礎,姜宸的鉆機工作記錄精確到分鐘。

因為施工日志記錄清晰嚴謹,現場監理施工記錄不清楚時,就借閱技術員的施工日志,查閱工序施工時間,作為監理日志的參照資料。

責任心使高連琳對工程質量要求很嚴格,關鍵部位的鋼筋一根一根檢查。施工隊伍負責人以工期緊、要求太嚴影響進度為理由,要求項目經理換掉他。項目經理在了解情況后,鼓勵他堅持抓好關鍵部位的工程質量。工程完工,看到過硬的防水效果和順利的驗收過程,施工隊伍負責人心服口服。

龍井站在國家工商行政學院大門前面。這所培訓全國各地工商管理人員的工商學院位于傾斜度很高的山坡上,站在校園里,帶個龍井站施工現場一目了然,現場環境如何會直接帶到全國各地去。高連琳每天早晨到現場的第一件事是檢查安全文明施工措施是否到位,保證現場有施工的地方就有打掃衛生的人員,保證出站點的每一輛車不揚塵不帶泥。龍井站成為七號線第一個拿到“安全文明工地”的站點。

高連琳策劃能力強,遇到問題自己想辦法,提前把工作考慮好,提前把問題解決掉。斜坡巖是地鐵圍護樁施工的大難題,在嘗試過多種成樁方法后,到福建學習了海上鉆井平臺成樁方法,綜合比較施工效率、進度和成本,他最后選用了傳統的沖擊鉆施工方法。與其他的標段相比較,事實證明選擇正確,保證了工期,保證了圍護樁的垂直度。

“一圖一表”創“第一”

轉戰哈爾濱地鐵項目后,2016年元旦剛過,高連琳任軌道公司市場開發部主任,過了八個月天天加班做標書的日子,完成了公司給分公司制定的當年投標任務額后,于2017年8月,高連琳到廣州,擔任車陂涌、掌下涌污水治理工程項目經理。

高連琳善于進行技術總結。舊城區污水處理管道改造,分布在小街小巷的市政管網復雜,管網全長160多公里,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網。他在工程實施過程中,借鑒施工組織設計進度圖,創造性地采用了“一圖一表”管理模式。“一表”是把每一條小巷的管網長度、管徑、埋深、材質和責任方摸排清楚,進行梳理,詳細列成表格;“一圖”是現場施工組織采取施工作戰圖,每天完成的工作量在作戰圖中標示出來,現場復雜的管網施工,每天進度一目了然。

項目位于廣州城中村,開放的施工環境,作業是否規范,現場是否整潔有序,一目了然。基坑開挖后,老人孩子在路上行走,安全監管必須到位;對面兩棟樓的住戶可以相互握手的“招手樓”下,開挖溝槽還要保證人員通行;老舊城區管道老化嚴重到經不起施工振動,一處開挖,可能會振裂三五米之外的管道。高連琳所負責的標段,工程內容為該項目施工難度最大、工程類別最多,包括暗挖工程、深基坑工程、頂管下穿高速公路涵洞及河流工程、頂管穿越硬巖淤泥及粉砂等多項復雜地質工程和安裝工程。因為與村民溝通損失了三個月工期,開工也最晚。

在這樣復雜的施工環境和高難度的施工條件下,經過“一圖一表”的精細化組織,高連琳帶領他的團隊不但成為施工進度第一名,并創造了兩項第一:唯一一個比合同有效工期提前7個月完工的項目。電建集團領導現場調研時給予高度評價,并要求隨行其他參建單位學習;第一個完成了資料驗收及實體工程質量驗收工作,并作為范例全線推廣。

為了更好地指導和服務項目,提高項目的專業技術能力,他組織收集整理有價值的施工方案、工法、技術成果等材料,總結項目施工過程中正反兩方面的經驗教訓,建立項目技術檔案庫,通過組織共同學習,構建知識共享體系。他帶領項目技術人員撰寫的《提高小微水體生態修復水質達標率》獲得中國水利工程協會二類成果。

在高連琳眼中,施工技術都是融會貫通的。廣州車塘項目頂管施工過程中,相距15米寬的兩棟樓中間是一條河流,河底都是松散的泥沙,管道要從河底穿過。高連琳借鑒地鐵施工工藝,采取了“暗挖+頂管”的施工方法,兩個直徑1.2米的鋼管外側套一個直徑3米的混凝土管,在業主和監理驚訝的眼神中,這個在他們看來高難度的問題就這樣輕松解決了。

和高連琳在廣州天九項目搭班子的安全總監常愛民說:“高連琳在廣州同時管理著兩個項目,有經濟頭腦,重視合同管理,管理上有獨特的方法。” 這個經過公司和軌道公司兩級測算都認定虧損的項目,最終取得了可觀的贏利。

業主對工程進度、質量很滿意,直接增加了9000萬元的工程任務,后又把1.7億元的天河區九村污水和自水來管網改造工程交給公司施工。

踏上雄安新征程

2021年4月1日,高連琳接到領導通知,4月2日下午趕到雄安,尋找營地地址、溝通業務、和設計院現場交樁,現場踏勘,組織管理人員和施工隊伍進場,開始了新一輪滿負荷運轉:“只要眼睛睜著,就是在高度緊張的工作狀態”。剛進場的前五六天時間,他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

4月2日后陸續進場的項目員工親眼見證了他的敬業,凌晨三點多在群里發消息提醒夜班同事注意安全。水環境公司雄安啟動區區域支部書記常愛民說:“感覺他隨時都在,什么時間發信息,都會馬上回復。”

干過高鐵和地鐵項目的高連琳告訴大家,這個項目的組織難度大于技術難度,讓大家轉變思想觀念,重視工作效率和工作方法。剛進場的幾天,高連琳帶著項目班子早晨六點多去現場,晚上七點多才回營地,等待著他的,還有一大堆管理工作。

剛進場的半個多月時間,他一邊要熟悉業主,一邊要熟悉來自國內外多個項目的員工,一邊要熟悉周圍環境,高連琳每天要接打100多個電話,手機一直連著充電寶。

4月2日進場,當月完成產值2000萬元,5月份完成1.3億元產值,6月份更是創下新高,完成產值達2億元。

因為工作節奏太快,到雄安的三個多月時間,高連琳覺得時間特別長。

有一種情懷叫“暖人心”

高連琳習慣思考善于總結的特點體現在工作的各個方面,“導師帶徒”他總結出了自己的重點:“教的是工作經驗,不是單純地傳授知識。“每個到項目的大學生新員工,他會一對一談話,了解學習經歷和對工作的期待,工作過程中也會經常聊天。

高連琳在深圳地鐵龍井站帶的四名大學生新員工,現在都已經成長為所在項目技術骨干。到雄安后,有一天他看到一個掛著“中國電建市政集團”大幅字牌的營地,走進去,是軌道公司承建的R1快線金融港站點,沒想到他剛一進去,就遇到了在深圳一別七年的姜宸,當年的“小萌新”,現在已經是成熟老練的站點負責人。他很激動,姜宸更加激動,眼睛里淚花圍著眼眶打轉。

2017年11月,姚航傳到廣州天九項目實習,看了一個星期圖紙后到現場做交通疏解工作。第一天去工地,下著小雨,穿著短袖的姚航傳感覺又濕又冷。現場只有他自己,領導安排他盯著,他不敢離開。高連琳察看現場時,他不認識剛到項目實習的姚航傳,從他穿著的短袖工裝認出了是自己項目的員工,就把自己手里打的傘給了他。從江蘇到廣州,一個人不認識的姚航傳,這把雨傘一下子化解了他忐忑不安的心。大學畢業后,姚航傳毫不猶豫地再次來到這個項目。

2018年畢業的大學生新員工王鵬剛到廣州車陂涌項目時,看到項目經理晚上和大家一起在過街天橋施工現場加班,感到很意外,后來,他才知道這是高連琳的工作常態。

2018年12月,廣州天九項目整理“檢驗批”資料,項目部20多位員工在大會議室集中辦公,高連琳只要有時間,每天晚上就和大家一起整理資料。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習慣性的加班,也是一種“暖人心,鼓人心”的方式。


高連琳在雄安雄安新區啟動區EA1 EA2 NA10施工現場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杏彩彩票